www.126ziyuan.com
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小说介绍
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_饲养邪神的调查员

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

远方来

小说主角: 顾南明 公孙 艾尔玛 陈楠 商秋君 郑峰 商秋 苏清河 新西 张清

相关标签: 文明 空间 虚拟 怪物 末日 女生频道 资源 心理 邪神 世界

最后更新:2023/7/16 15:25:44

最新章节: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是任初夏 2023-07-16

小说简介:邪神崇拜,超心理学,肢体改造,虚拟空间.......这是一个被旧日阴影笼罩的世界,经历了末日的灾劫,文明断代,资源稀缺,险恶的黑森林肆意生长,非人的怪物在...

内容摘要:这是充满传奇sè彩的新纪元的一天,寒风凛冽,城市上空响彻刺耳的警报声。警报就意味着城区中发生了相当严重的危险事件,但新西府居民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一边抱怨一边轻车熟路地涌入就近的避难所,不少人手上还提着热水壶,显然是早上出门打热水就遇到了这事儿,不得不过来紧急避难这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年代,因为燃料缺乏,冬天在自家烧水是一种不可想象的奢侈。社区有统一供应的热水站,但是热水往往不太够,去晚了就没了,所以人们天天都得赶着早去抢水。打水还要花费水票,一张只能灌二点五升,就是一标准壶的量,旁边会有管理员监督,看人的眼神就和看逃犯一样严厉。其实这也不能怪人家,主要是为了能每次多打一点热水,大家都想尽了各种办法,比如偷偷把壶底加深、把壶腰加宽什么的,贼溜的很,这种改装风潮屡禁不绝,直到政府改为出水按秒计量后方才终止。警报从早响到晚,这是常有的事,所以避难所里有备用的粮食,不至于让人饿着,只是等人们从避难所中出来的时候,早上刚打的热水早就凉了,自然又少不了一阵骂骂咧咧,人潮熙熙攘攘,风一吹,生活的烟火气就飘散在空中。城外,雪地上。林雀一脚踏碎了积雪,对着夜空呵出一口白雾。她实在是一个标致的女人,瀑布般的长

TXT下载:电子书《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txt

MP3下载:有声小说《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mp3

开始阅读序章 至暗新时代 有声小说序章 至暗新时代 下载APP绿色免费APP 相似小说类似小说换源

第215章 我是任初夏 第214章 新火社区 第212章 任初夏的决断 第211章 反杀 第210章 黄雀在后 第209章 灵魂万花筒 第208章 任初夏 第207章 现实的琐事 第206章 回合! 关于我的一个重大失误..... 第202章 想杀个人还真鸡儿难 第201章 我有点勇 第200章 刺杀准备 第199章 计划 第198章 呼叫援兵 第197章 巢城的隐患 第196章 分钱难倒英雄好汉 第195章 Z 第194章 女人 第193章 诊所覆灭(二合一大章) 第192章 强行闯入 第190章 诊所 第189章 副董事——专业背锅侠 第188章 新的猜测 第187章 恶性循环 第186章 你罪该万死! 第185章 就这? 第184章 “鬼王” 第183章 “大蛇” 第180章 演戏 第179章 约法三章 第178章 黄仙公! 第177章 脑控 第176章 奇迹歧歧(大雾) 第174章 准备登录天堂庇护所 第173章 等等,我们好好聊聊 第172章 心向往之 第171章 正义的阶级性 第177章 疑点 第176章 复活 第175章 前往巢城(下) 第174章 前往巢城(上) 第173章 巢城刺杀案 第172章 询问虫之主 第171章 打一 第170章 另一部分 第169章 谢清之的意识 第168章 遭遇战 第167章 准备 第166章 咒文内容 第165章 会瞬移的怪物 第163章 又一个 第162章 教导主任 第161章 怪谈 第160章 灵感触动(二合一大章) 第159章 李德苏醒 第158章 晴朗 第157章 【暴君】的用途 第156章 母亲 第155章 温存 第154章 不留神车轱辘都压脸上了 第153章 这车速略快 第152章 峰回路转 第151章 林雀的纠结 第150章 表白 第149章 新西府的未来 第148章 巢城的未来 第147章 李德遇袭 第146章 继续蹲 第145章 破碎幻境 第144章 幻境 第143章 蹲点 第142章 杀意 第141章 转折 第140章 局势扭转(还是二合一大章) 第139章 自然选择 第138章 巢城的援助 第137章 没有人比我更懂取名 第136章 我感觉有阴谋 第135章 商秋君的美梦
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相关书单
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类似小说
饲养邪神的调查员全文阅读书评精选
匿名书友
《邪神不可妻》重置版,“哪怕是邪神,也要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天地出一份力!”
匿名书友
还不错,粮草。写出了那种万众一心,砥砺前行的感觉,克苏鲁的灰暗与压抑也写出来了。就是有一些奇怪的中二剧情,减一星。
改三星,现在增加的这个疫情的剧情纯粹赶热点,质量下降非常严重!
匿名书友
开始想打三星的,仔细想想还是给一星吧,给这种完全称不上小说的东西打高分是对其他读者的欺骗,是不道德的。
越写越无聊,夹带私货没问题,通篇都是私货是什么鬼,小说的主题不应该是末日求生么,为什么是sh主义优越性?抱着给某些组织或个人溜须拍马的心态永远写不出来好作品,报喜不报忧必然会导致作品浮于表面流于形式,不够深刻,从爽文角度讲这样写也不会有任何人觉得爽,喜欢看这种东西的人与其选择看小说为什么不去看新闻呢。
作者写出来的东西,确实有可能一部分是对的,但是我们是来读小说的,不是在找论文看。用新西府来影射国家,用巢城来影射西方真的合适吗。在现有网文审核制度下,主角方所在的新西府必然是毫无瑕疵的圣人,但凡有一丝瑕疵小说就没了,小说又没有在 xx日报上连载,有必要这样用zz正确来代替文学性么,写出来的东西没人看,更没人认同,再zz正确又有什么意义。
个人认为做为一个写手多多少少还是要有一点文人风骨的,单从这本小说来看,作者有些不够格。
匿名书友
很有趣,很有想象力的一本书,作者比上一本有了很大进步,全订支持,话说有毒小说网最近好多佳作啊
匿名书友
本来虽然啰嗦而且过于轻小说在题材加成下还能勉强四星,不过过于政治正确实在受不了
匿名书友
看不下去
匿名书友
为什么要看这本书:
克苏鲁文。天朝大学生穿越到被旧日支配者阴影笼罩灾变丛生的未来废土世界,作为邪神祭品即将被吞噬被调查员小姐姐救了出来,邪神的灵魂寄居在主角体内形成了共生关系,为了解决体内隐患也为了报(zhui)答(qiu)小姐姐,最终加入了调查员对抗邪神的故事。作者文笔优秀,设定严谨,打斗描写相当精彩,而且很擅长通过细腻的日常和对话描写来塑造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比起其他克苏鲁文,这本书凸显了人类社会在末日灾变后为了延续文明而付出的牺牲与努力,将一个面对灾难不屈服不放弃,用理性驱散疯狂,以意志对抗侵蚀,通过科学研究的方式开发超自然力量对抗莫可名状之物威胁的调查员组织呈现在读者面前。书中人类面临的局势是如此绝望,种种莫可名状的怪物和异变时刻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在如此灰暗的背景下,书中大多数普通人平凡而温暖的日常生活显得尤其可贵,也是主角和其他调查员流血牺牲对抗邪神的动力来源。JOJO说过“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人类的伟大是勇气的伟大”,这本书所体现的,也正是整个人类文明关于勇气的伟大赞歌。克苏鲁爱好者强烈推荐。
为什么不看这本书:
感情发展方面MS有炒股趋势,希望后面不要写得太纠结胃痛,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当然是全都要!
个人评价:粮草+
匿名书友
耐心的看完第一章…耐心的看完第二卷,我终于吐了,无关有没有金手指,而是一股违和感。
匿名书友
看的恶心,太假了,高大空,主角一个21世纪满脑子金权思想的人穿越了就变身红WEI BING了?强烈的呕吐感和不适感。
匿名书友
前期还好,第一卷算是不错了本来想打个不错的分数,但第三卷后来就急转直下,完全失去了前期营造的紧张,灰暗,神秘的氛围。文笔越来越琐碎就不说了。末日后环境下,把军校同学野外生存训练搞成了小女生们的烤肉联欢;明知道黑森林有危险还不想办法退出,就那么肯定作者大人会给你金手指过关?不是没有这样写的,但是这个调调和前面的氛围落差太大了吧!
在有两个同学几乎死亡的情况下,其它同学还想着什么东西可以做美食,后来居然还有人想去养个小怪物做宠物,其他人居然同意了,而这个怪物它妈是个大怪物前面已经到处在找它并引发了一场战斗而且有个同学因此重伤。反正我觉得到此为止吧。
对手反派都一股中二味道,我只能说你们大概都活在漫画里,违和感太强了。
匿名书友
越看后面越不对劲,感觉在看剑来,道理拳都出来了,感觉作者被洗脑了。前面的桥段就不说了,刚刚看的一段,妥妥剑来的风格
“林雀微微一笑,脚下一剁,然后对着苍茫茫的天地挥出一拳。
  暴风冲天而起。
  气贯长虹。
  仿佛雷霆震动,生发于地。
  万物惊蛰。
  ......
  新西府310年2月1日,第一个以人类之身抵达E-IV级的执行者,诞生了。”
匿名书友
行文叙述太细节,琐碎、墨迹
匿名书友
和绝大多数克苏鲁文不一样,这本书的重点不是描写人类在无可匹敌的邪神面前走向灭亡和疯狂,而是灾难后的幸存者团结起来依靠集体的力量对抗邪神。就这点而言倒是和《瘟疫医生》很相似,不过这本书的主角一开始只是个如你我一般的普通人,并没有顾俊那种拯救他人的使命感。正是目睹了其他幸存者为了延续文明而付出的牺牲与努力,主角才下定决心,要成为对抗异变的利剑和保护民众的坚盾,为维护人类的尊严和文明的延续而奋斗。如果说《瘟疫医生》是英雄的史诗,那么这本书就是人类的赞歌。作者文笔很好,看的人却不多,感觉很可惜
【内容节选】
  那瀑布落差极为惊人,从上端往下望去,目测大概有百余米,水流在下方居然积成一片汪YANG大湖,整片水面都如同沸腾,无穷无尽的气浪从中心处喷涌而出,将湖面冲得不断从中心往外推开,化成巨浪拍击着石壁。周围没有灯光,但是一团火焰般的光芒却从湖底放射出去,像是在大湖之下镇压着一个太阳。
  林琳头皮发麻。
  眼前的景象足以让任何一个第一次看到它的人下意识屏住呼吸。
  在那光芒映照之下,整片湖,居然呈现出血火一般的色泽,粗大的筋络从光芒中延伸出去,如同蛛网,又像是丛生的血管,在画面说不出的恢弘壮阔,美到让人心生颤栗,像是天神之死,神圣的血液流淌于大地。
  那团心脏似的东西并不是借助水来产生动力,恰恰相反,覆盖其上的整片大湖只是一重封印。但数万吨的水流依旧镇压不住祂,强大无匹的力量冲破了湖面,化为惊人的狂风,在空间中奔腾嘶吼,宣泄着祂无穷无尽的怒气。
  ……然后推动架设在上方的巨型涡轮发电机转动,为整座城市提供稳定的电力。
  局长望向湖心处的那团光源,低声道:“你也知道我们是怎么运用超凡力量的。超凡力量之所以超凡,不在于其表现形式,而是因为它的产出大于投入,是可以使永动机成立的力量。我们的灵性只是钥匙,而植入体,或者说那些超凡器官则是门,用钥匙开启大门,引导着门后世界的力量倾泄而下。而这东西,就是一扇不需要灵性也能保持开启的大门。”
  林琳惊骇莫名,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谁知道呢,”局长笑道,“或许是一个死去的神?”
  他眯了眯眼:“不过祂好像还没死透。”
  林琳抬起手在脸前微微阻挡了一下,那扑面而来的狂风让她有些呼吸不畅。
  她默然不语。新西府没有煤矿,没有大规模光伏发电的技术也资源,也没有可以建造出核电站的工业能力,光靠地面上那几个可怜的风力发电机到底是怎么维持电力的一直是个谜题,现在谜底揭晓了,林琳心说原来我们一直靠神力发电……但就算如此,新西府依然时不时要停电,就是因为电力不够,寝室楼至今没有装空调,夏天简直热死人,看来这发电量还是不够。
  ……
  他将日记直接翻到中段的部分,基于灵性感知的强烈直觉让他直接能感知到那些触动自己灵感的东西在哪里,翻开一看:“八月二十二日……”
  癫狂的文字跃入视野中,眩晕感随之来袭,顾南明闷哼一声,身子踉跄了一步,接连的幻觉从眼前冲刺而来,带着浓郁如实质的狂乱和恶意,冷冰冰地扑打过来。
  “一二三……”
  “三二一……”
  一个尖锐而怪异的声音在来回地数数,耳边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像是黑暗中一滴水落下。顾南明咬紧牙关,脑海中那团黑色的火焰又开始蠢蠢欲动,但被他自己压制了下去。不行,他必须看清这次的幻觉背后有什么。
  杂乱的幻影在交错,黑暗如同大浪般涌起,然后化作血色……但那又不是正常的血红,而是一种不健康的暗红,蒙上了一层脏兮兮的暗影,像是腐烂的肉……腐烂……恍惚之间,他听见血肉的蠕动声,粘液的咕噜声,还有一种滑腻的,像是脓疱爆开一样的声音都在渐渐涌起,一路拔高……
  最后汇聚成一个雷霆般的巨响。
  “天公降朱龙,正宇平四方!”
  “车衡车轴金革镶,八鸾鸧鸧鸣铿锵!”
  “平安康宁从天降,丰年穰穰满囤粮!”
  那声音时而粗狂,时而尖锐,以一种咏叹般的语调道:
  “大神大神请尚飨,赐我大福绵绵长!”
  “苍天何浩浩,万劫太极长!”
  “咸汤清酒杯中注,和羹尽归——”
  那声音渐渐洪亮起来,最后三个字即将吐出,顾南明猛地发出一声惨叫,如同触电般倒退了出去,双手从日记上离开,倒在地上颤栗不已,就像是癫痫发作了一样。旁观的李德吃了一惊,连忙跑过去:“你怎么样——”
  “啊啊啊啊啊啊!!!”
  顾南明惨叫起来,用手抱着脑袋,忽然呯地撞向地面,头破血流。精神世界中,一片污浊的血色在蔓延生长,一道道黑影从中腾起,像是触手,又仿佛蠕虫,摇曳着身躯向外爬行,这个过程中又带给他极度的痛苦,顾南明嚎叫出声,再度用头撞向地面,但被李德拦住。
  回去!回去!!
  顾南明在心中咆哮,清醒的那部分意识中,那团黑色火焰的束缚已经被他解开,呼地腾起,朝着那泊血色的污渍蔓烧而去,将那些蠕虫似的黑影烧的滋滋作响,在火焰中痛苦的翻滚,但却阻挡不了那片血色的蔓延,就像是一团在精神世界中恣意扩散的瘟疫。
  那个声音在呐喊!
  大神大神请尚飨,赐我大福绵绵长!
  苍天何浩浩!万劫太极长!
  咸汤清酒杯中注,和羹尽归——
  “啊啊啊啊啊!”
  ……
  船队在暴风雨中航行的第十九天。
  “米利安,来见我。”
  从阴暗狭窄的船舱里醒来的时候,通风管道蠕动着,像是喉舌一样吐出了这段话,那是船老大的嗓音,船老大就是这艘船的化身。米利安点了点头,说“好的”,但实际上并不知道为什么船老大要见她。
  米利安是一名十四岁的少女。
  不过对于船民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少女”的概念,只有可以生育的女人和不能生育的女人。因为营养不良,她的个子只有一米三出头,背有点儿驼,整个人瘦瘦的,头发如同一捧乱糟糟的枯草,呈现出一种枯萎的黄色,不过和其他下层船民最大的区别在于,她的眼睛很有神,看不出多少麻木,因此常常被人称赞说,她有一双“贵族般的眼睛”。
  不久之后,另一个船民将她领到了船的上层,进入舰桥之后,那名领路的老船民就在外面停了下来。米利安一个人进入了漆黑的舰桥,行走在走廊中,忽然墙壁的内部亮起红色的光来,那光线就像是从人体内部透出来的,带着一股血色的感觉,光线中,米利安隐约感觉到墙壁的内部像是有许多只眼睛在看着她,但并没有恶意。
  她就在舰桥的深处看到了船老大。
  如果只看上半身的话,那是一位老人,头发已经完全白了,身体肌肉有些萎缩,眼眶深深地凹陷下去,精气神很差。但是他的下半身,则完全变成半是钢铁半是血肉的结构,就像是一道道如绳子般拧在一起的粗大肌肉纤维束一样,将他和地板连接在了一起。这位老人原本像是在打瞌睡,但是当米利安走过来的时候,老人睁开眼睛,向她看了过来。
  “船老大……”米利安有些胆怯地道:“您要见我?”
  “不用叫我船老大。”老人笑道:“我叫索林。”
  米利安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她们这些船民而言,船老大永远只是船老大,是没有名字的。船老大是他们的统治者,但船老大也并非是顶层,他们所有的船民,还有他们的船和船老大,全都是为方舟母舰,还有母舰上的贵族服务的,而母舰上的贵族又听从于一个至高无上的至尊,“诺亚”。
  索林微笑道:“孩子,不用紧张,就当是和我聊聊天吧。”
  米利安于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心中依旧充满了疑惑。索林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们如今正处在危险之中。我们进入了利维坦的领域,暴风雨在消磨我的力量,我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在我死后,你就会成为下一任的船老大。”
  ……
  米利安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该如何答话。索林笑了笑,也没有勉强。两人之间沉默了一阵,索林道:“你都不奇怪,为什么我们会在利维坦的领域里吗?”
  “啊……”米利安缩着脖子,道:“奇怪是奇怪的……但是……虽然一直都说利维坦有多可怕,可是一想到,再可怕也无非是死掉而已,就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索林笑了笑:“傻孩子……”
  旋即他脸色有点黯然,道:“其实,我感到很抱歉。”
  “嗯?”米利安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她又被吓了一跳。
  索林沉默了一下,道:“因为……进入利维坦的风暴领域中,是我的决定。当我决心背叛母舰的时候,我们就只剩下这个选择了,不然的话,母舰比我们的船更大更快更强,我们逃不了多远就会被她追上并且毁灭。只有进入利维坦的风暴中,我们才有逃脱的机会。”
  米利安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甚至就连方才听说自己身处利维坦的风暴领域中都没有这么害怕——对于他们这些船民来说,背叛母舰的下场,比被利维坦吃掉还要恐怖。米利安脸色发白,几乎快要哭出来了:“您……为什么……”
  “为什么要背叛母舰?”
  索林目光眯了一下,道:“米利安,我了解过你。你有没有想过,你负责打渔,你明明打上来了这么多的鱼,为什么你自己却吃不到,只能吃那种脏兮兮的蛋白质方块?”
  米利安奇怪道:“鱼能吃吗?鱼不是会让人变成……那种样子吗……”
  索林的表情变得怜悯起来:“当然是能吃的。应该说,至少有一部分鱼是能吃的,不然我们为什么要捕鱼?”
  “因为……”米利安挠着脑袋,道:“因为鱼类体内的油是母舰和船的燃料啊……但那是船吃的,人不能吃……不然鱼鳞病是怎么回事?”
  鱼鳞病是船民当中很普遍的一种疾病。这种疾病的患者表皮上会长出皮肤癣一般,看似鱼鳞的东西,并且在年纪变大之后,有一部分的鱼鳞病患者脑袋会逐渐向鱼类的形象转变,手指间长出蹼来,然后会像是受到什么吸引一般跳入海中消失不见。鱼鳞病的出现很奇怪,似乎并不是传染,而是完全随机的,每个新生儿都可能会患有鱼鳞病,贵族们说这是因为鱼类的身体里住着魔鬼,吃过鱼的人,他们自己或者自己的后代就会患上鱼鳞病,因为魔鬼已经住进了他们的身体里。
  鱼鳞病的患者是很受排挤的,但因为再怎么说也是个劳动力,而且没有其他的危害,所以一般还是会留着——但是这种人,是没有交配的权力的。
  “鱼鳞病……”索林眯了眯眼,然后沉重地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总之,那些鱼肉是真的能吃的。在成为船老大之前,我曾经去过母舰上。那些贵族就很喜欢吃鱼肉。”
  “那些母舰上的贵族享受着我们的劳动成果,在母舰上好吃好喝,我们却只能蜷缩在这种小船的船舱里,吃着用蟑螂、虫子和一些他们吃剩下的泔水制作的蛋白质方块,还要定期为他们贡献好看的女人。我们承受着不公正的待遇……我们这些人只是母舰的奴隶而已。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心要背叛了,只是在找一个机会而已。”
  米利安的身体颤抖起来:“那……我们的船会被母舰吃掉的……那些审判者会来杀掉我们……我们会下地狱……”
  “没有什么地狱。”索林道:“天堂和地狱都是骗你们的。只要好好听话,下辈子也能当贵族的话更是骗你们的。贵族们享用着我们的血和肉,然后编出这些东西来欺骗我们,要我们服从。所以我才会逃入利维坦的风暴中。母舰对待背叛者是极为残忍的,绝对不会放过,但只有这地方,母舰不敢追上来。”
  “不过……”
  索林苦笑了一下,道:“我现在也快要死了……利维坦比我想象的更加可怕,哪怕我们仅仅处于祂的领域外围,我也能感受到那种恐怖,就像是一片深渊在背后追逐着你。我不知道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脱离利维坦的风暴,我甚至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最终脱离这片风暴……或许我是真的错了吧,我们这些背叛母舰的人,是必然会死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米利安这时候心里忽然涌上来一股说不清的感觉。
  贵族们享用着我们的血和肉,然后编出这些东西来欺骗我们……我们承受着不公正的待遇……我们这些人只是母舰的奴隶而已……像是有一股热血忽然从心底往外冲,米利安脱口而出:“船老大,可是我觉得你没有错!”
  索林看了她一眼,笑道:“谢谢你能认同我。”
  索林道:“在我死了之后,我希望你能接替我。你要保护好我们的船——这艘船以前没有名字,但以后会叫做自由者号——还要和我们后面的那些船上的船老大沟通。他们也是和我一样的背叛者。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方舟母舰的压迫,只要一个火星,反抗就会爆发出来。你要和他们做好沟通工作……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你必须要做出牺牲。”
  索林脸上露出悲哀的神情:“船上的食物快吃完了……在暴风雨中,打渔是很危险的事情,但你们还是一定要去做,还要学会吃鱼。会有很多人死……但是也要这么做。如果口粮真的不足……那么那些鱼鳞病的患者需要最先被抛弃。”
  “然后,船也会破损,如果一艘船没救了,其他的船就会把它吃掉,这样其他的船可以支撑得更久。船没了,船上的人就要转移到其他的船上去,但不可能都转移过去……所以就要抛弃一部分人……必须要做出牺牲,哪怕那样很痛苦,但你要保证,能有人活下去……一定要有人活下去……”
  “最后……”
  索林道:“最后……如果能脱离利维坦的领域……那你要带大家,找到一片陆地。”
  米利安愣了一下:“找到陆地?可是……船没办法到陆地上去……”
  “对。”索林点头道:“我们是人类,不是船民。人类就应该在陆地上生活。陆地不是地狱,那也是贵族们骗我们的话,因为他们的一切权威都来自于母舰,而母舰一旦到了陆地上就没用了……所以他们必须编造出这种谎言,把我们永远地困在船上。但实际上我们不是船民啊,我们是在陆地上生活的人类啊。”
  索林道:“所以最后……你要让大家去陆地上生活。其他人都可以去陆地上,但船老大去不了……最后一步,你要牺牲的是你自己。你明白了吗?”
  米利安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点头:“明白了!”
  “你不明白。”索林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复杂,有慈爱,也有怜悯:“但是你……以后会明白的。”
匿名书友
来自有毒的克苏鲁文,引用一下书友@saladinlala的书评:
  天朝大学生穿越到被旧日支配者阴影笼罩灾变丛生的未来废土世界,作为邪神祭品即将被吞噬被调查员小姐姐救了出来,邪神的灵魂寄居在主角体内形成了共生关系,为了解决体内隐患也为了报(zhui)答(qiu)小姐姐,最终加入了调查员对抗邪神的故事。作者文笔优秀,设定严谨,打斗描写相当精彩,而且很擅长通过细腻的日常和对话描写来塑造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比起其他克苏鲁文,这本书凸显了人类社会在末日灾变后为了延续文明而付出的牺牲与努力,将一个面对灾难不屈服不放弃,用理性驱散疯狂,以意志对抗侵蚀,通过科学研究的方式开发超自然力量对抗莫可名状之物威胁的调查员组织呈现在读者面前。
  总的来说,本书存在着文笔过于细腻产生的啰嗦感,以及中后期水平下滑的问题,主要还是推荐给克苏鲁文爱好者。
匿名书友
我很喜欢这本书,日常算是一点,群像是第二点,他的书里的氛围很好,在那种绝望阴郁的大环境内,有这样一个人类聚居地众志成城,很多配角的性格我也很喜欢,。甚至书中还有一些诡秘之主的小梗在,哈哈。
以往看末日文,那些人性丑恶,感觉人都是往恶魔发展的,自私自利,让人感到生存在那样一种大环境中是多么的无助。但是在这本书里,看到了一个集体团结起来的力量虽然不是很震撼,但是足够温暖。感谢作者,为我带来这样一种新奇而又温暖的作品。
匿名书友
这个作者的场景描写一级棒,可惜是剧情推进太迟缓,不紧凑。本书来说,更加注重世界观的塑造而不是人物和剧情。可惜了。干草。
匿名书友
文笔不错,描写刻画细致,不用过分联想就会有画面感,一口气看完会很舒服不会觉得啰啰嗦嗦的。前面对诡异的氛围描写的很不错,梦境,邪教徒这些的很有克苏鲁风格,但后面从生存训练开始就向传统白文偏移了,作死获得好处,金手指变萌妹,还有升级时烽火那种文青似的文字,打斗的描写也少了挣扎求生的感觉,像是传统武侠小说,但后期剧情步入巅峰,世界观的揭秘依然让人有看心去的动力。
匿名书友
评论少而两极分化,让我康康
匿名书友
轻小说风太强烈了,一个是巨啰嗦,一个是画风过于轻松。啰嗦的写法让男主成为执行者的一整个过程都很无聊,无激情无爆点。轻松的画风又让整个世界观毫无恐怖感,一开始的女鬼又萌又可爱,和妹子的聊天愉快还轻松。就算男主只是个普通人,逃跑也给人一种奇妙的轻松感,简直就像在告诉你这只是在过剧情,其实没人会死。反正挺谜的,个人实在看不来轻小说风,毒草弃
匿名书友
描写女性脱离现实,像吐一吐舌头,除了狗谁会莫名其妙这么干?还有主角问艾尔玛多大,回答的是c杯。说不是故意搞颜色我是不信的。